醒悟得太晚!楊麗娟「追星13年逼父跳海」 毀了自己一輩子「害劉德華看心理醫生」今現狀唏噓


再見不到劉德華,我就跳樓自殺!

很難讓人相信的是,

這句話出自一個二十多歲女孩的口中,

這也是一位影壇巨星一生磨滅不掉的陰影。




2007年,一名70歲的老人在香港一個偏僻碼頭一躍而下。

在他用粗糙的稿紙書寫的遺書上,

充斥著對一位當紅巨星的控訴。

他用自己的生命相威脅,

只是為了讓自己的女兒楊麗娟能和偶像見面。



Advertisements

如今,當初那個為追星逼死父親的女孩怎麼樣了?

而她又是如何走上盲目追星這條不歸路的?


Advertisements

01

1978年,楊麗娟在甘肅阿干鎮的一個教師家庭睜開了眼睛。

由於其父楊勤冀將近四十才得一女,

所以對這個老來女幾乎是言聽計從。



Advertisements


1981年,阿干鎮的煤炭行業漸漸衰落,大量人口遷移。

為給女兒一個更好的學習機會,

夫妻二人帶著3歲的楊麗娟,舉家搬遷至蘭州市區,

楊勤冀自己則頂著寒風每天花費2小時上班往返至家。

很多人有所不知的是,那時的楊勤冀就已經是阿干鎮的名人了。



Advertisements

時間回到五年前,

23歲的陶菊英還是給學校刷牆的臨時工,

37歲的楊勤冀路過,主動上前幫忙,為的就是結識這個「嫩草」。

陶菊英家中有6個兄弟姐妹,靠著煤礦工人父親工資勉強度日。

楊勤冀家則是知識分子家庭,全家人都是教師。

也許是巨大的家境差異,讓陶菊英勉強接受了這份戀情。

可沒多久,她便後悔了。



Advertisements


由於年齡相差14歲,兩人走出去都會被問:這是不是你爸爸?

這給了陶菊英很大的壓力,

以至於多年後,她都不甘心這段婚姻:「我一直都看不上他,比我老那麼多。」

況且,楊勤冀家還發生過一件轟動50年代蘭州的事情。


Advertisements


相傳,那時的楊勤冀曾結交過幾個女友,沒成一例。

某天他弟弟把女朋友帶回家,

卻被母親相勸:你哥還沒對象呢,不如把這個女孩讓給他。

此話一出,女友甩了弟弟,弟弟沒想開,砍死了母親。

最後,楊勤冀弟弟被確診為精神病,

所以後來外界一直流傳,楊家有「精神病史」。



Advertisements


因此,陶菊英很不樂意嫁給楊勤冀,

但兩人的事兒被陶父得知後,非常支持:「他是個老實人,好歹有個正經工作,還有城市戶口。」

於是,陶菊英迫於生計,嫁給了大14歲的楊勤冀。

第二年便生下了女兒,兩人為其取名楊麗娟。

父母的嬌寵使這個孩子從小就養成刁蠻任性的脾氣。




1992年開始,正在上初二的楊麗娟突然告訴父母:我不想上學了。

起初夫妻二人並不同意,

因為女兒的學習成績很不錯,曾得過第一名,班裡的人緣也很好。

直到楊麗娟說自己常被同學「利用」,

這裡的「利用」是指:楊麗娟寫好作業後,會有同學拿去抄,他們借作業時笑臉相迎,抄完之後便冷漠無情。

就這麼求了父母半年,作為中學老師的楊父居然妥協了,

楊麗娟的退學手續都是他親自去學校辦理的。




意外發生在楊麗娟16歲那年。

這一年,陶菊英和楊勤冀離了婚,開始和一位萬姓退休幹部搭夥過日子。

陶菊英會常去給楊勤冀父女倆洗衣服,

楊勤冀也會帶著女兒去萬家串門。

某天,楊麗娟突然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她夢到一張有著英俊男人的畫,畫像兩邊寫著「你特別走近我,你與我真情相遇。」

少女懷春本是尋常之事,但奇怪的事才剛剛開始。




在這之後,楊麗娟在夢境中無數次與這個男人重逢。

有時,這個男人會在楊麗娟玩沙包時走來,深情地看著她;

有時,這個男人會拉著楊麗娟跑到小河邊,含情脈脈地說些什麼。

於是,這個不諳世事的女孩心中認定了他與這個男人有註定的緣分。

她和自己的父親說了這件事,楊父也很吃驚,

但他並沒有否定女兒的想法。

楊麗娟的心中更加緊迫得想了解這個男人是誰,他在什麼地方?



02

一次偶然的機會,同學給楊麗娟看了一張海報,介紹這是香港明星劉德華。

楊麗娟突然懵了,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愛人」會出現在這裡。

於是,楊麗娟開始狂熱地在屋子裡貼滿劉德華的海報,

只要聽到有劉德華的唱片和海報,她就飛奔著去買。

他整日只呆在自己的房間聽劉德華的音樂。




與此同時,楊勤冀提前辦理了退休,整天陪女兒追星劉德華,

南方周末曾報道,楊勤冀對女兒是有求必應,極度溺愛,

他會親自給20歲的楊麗娟洗澡擦身子;

楊麗娟想喝紅牛,身無分文的他便去商店偷。




而此時的楊麗娟早已把劉德華看做了「丈夫」,

她相信劉德華只要見到她,一定會娶自己為妻。

懷揣這個信念在香港回歸這一年,

楊麗娟拿著父親籌的一萬元報旅遊團,登上了去港城的飛機。

因為她聽說在一個叫「華仔天地」的地方,能見到劉德華。

而當楊麗娟滿懷憧憬到現場才發現,

那裡除了貼在牆上的照片,什麼都沒有。

她失魂落魄地回到旅店,那天晚上幾乎是徹夜未眠。




在之後的幾年,楊麗娟在楊父的陪伴下腳步幾乎踏足全國各地。

在楊父的遺書中形容這段經歷是「搭精神,費心血」。

哪裡有劉德華的消息, 楊麗娟就在家裡撒潑打滾一定要去。

這個花季少女不找工作、沒有朋友,

她一生的目標就是劉德華,

家裡堆滿了劉德華代言的產品,

給劉德華寫的信不計其數,

為了得到「愛人」回復,楊麗娟甚至把信拿到文化部,希望幫自己交到劉德華手中。




可楊麗娟的努力沒有換來任何回應,

而是讓這個原本條件不錯的家庭一貧如洗,

只有父親每個月兩千多元的退休金維持生活。

為了實現女兒的願望,楊勤冀依然決絕地賣掉了老家的房產。

帶著女兒搬進了月租400元的出租房裡。


2004年,這對父女終於迎來了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劉德華參演的電影《天下無賊》將在甘肅拍攝取景,

楊麗娟便開始在家期盼著與夢中情人相見。

她每天都站在樓頂張望,

期盼劉德華的車隊能經過自家樓下,

盼著帥氣的劉德華能下車來見她一面。

這顯然是痴人說夢,直到劇組的車駛離甘肅,

楊麗娟也沒有等到劉德華。




此時的她精神已接近崩潰,經常在家裡沖父親大吵大鬧,

「他為什麼不來見我?我這麼喜歡他,這麼愛他。只要他見到我,他一定會娶我為妻的。」

好在,不久後劉德華在北京工人體育場開演唱會,

楊勤冀給女兒買了1680元的A區票,

可去了現場楊麗娟才發現,自己的座位在11排,

根本無法近距離接觸到劉德華。

第二天,父女二人又去了劉德華所住的北京國際大酒店蹲守,

可還是失望而歸。




屢次受挫後,楊麗娟曾一時衝動想自殺,

幸好被母親死死抱住,才保住性命。

父親楊勤冀看在眼裡,疼在心裡。

他對這個巨星第一次產生了埋怨,

為什麼女兒付出了這麼多,劉德華就是不肯見一面?



03

2005年,楊麗娟偶然在報紙上看到港媒曝光的劉德華住址,

父女二人隔天便飛到香港,

他們宛若追蹤狂一般,欣喜若狂地在劉德華的別墅蹲守,

見劉德華遲遲不出來,於是是央求劉德華的鄰居將自己的親筆信帶給他。

見到癲狂的楊麗娟鄰居本想拒絕,

可又看到佝僂著腰的楊父鄰居不忍心就此拒絕,便答應將信轉接給劉德華。




這樣,蹲守幾天的父女兩人才回到旅館,

楊麗娟翹首以盼的等著愛人看到自己的親筆信,

然後大張旗鼓地將自己迎入豪華別墅。

可連住了了幾天,劉德華的影子都沒有出現在酒店的大門。

當身上的錢也一乾二淨時,楊麗娟只得紅著眼睛回到了老家。




這一年,陶菊英不幸被重物砸壞了腿,

楊勤冀只能將其接回家中,

和萬姓退休幹部搭夥過日子的生活一去不復返。

於是,陶菊英也加入了父女倆追星的隊伍。

一家三口擰成一股繩,不見劉德華誓不罷休。

那時,楊麗娟會經常和父母表達自己的態度:你們現在不管我,到時候我跟了劉德華,也不會管你們的。




在這個前提下,一個讓人大跌眼鏡的事情發生了。

楊勤冀要賣腎來支持女兒去香港追星。

甚至放話:「我就是拿著一個乾饃饃,吃上大餅,拿上一瓶礦泉水,我爬也要爬到香港,帶上我的娃娃去找劉德華。」

2006年,「爸爸賣腎為女兒圓追星夢」的新聞一舉登上頭條。

很多媒體蹲守在劉德華的家以及劇組,

犀利的問他是否知道這件事。




不利言論造成了巨大損失,

劉德華經紀人連夜趕至甘肅勸說這個女孩不要讓追星毀了自已的家庭。

劉德華本人也公開回應:「要爸爸賣房賣腎來見我,這就是不忠不孝。」

楊麗娟起初也感到十分內疚,

她流淚懺悔,表示自己以後要盡孝道,理智追星。

可還沒過一個月,楊麗娟就再次以死相逼,要見劉德華。

甚至看到輿論可以讓劉德華經紀人和自己談話,有了新想法,

那就是想藉助輿論的力量得到和劉德華見面的機會。




接下來,楊麗娟瘋狂聯繫北京媒體,

一家人和親戚借了7500元,

在北京西站地下車庫旁的一個臨時旅客休息處,

租下一間只能容一個人轉身的房間,

楊麗娟父母則睡在房間外面的大通鋪上,一住就是兩個月。



期間,媒體曾找來劉德華的模仿者吳可,嘗試安慰楊麗娟,

可她卻對吳可沒半點反應,

甚至,楊父楊母還非常憤怒:太不尊重人了,你是拿假劉德華來騙我們!

無計可施後,楊家三口又落魄地回到蘭州老家,盤算著年後去香港。



04

此時的楊勤冀已身無分文,

為了幫女兒追劉德華,他賣掉自己的腎,

侄兒、鄰居、同事、領導,甚至陶菊英的幾個「相好的」,他都借了個遍。

最終,70歲的楊勤冀冒著寒冬臘月站在領導兒子家樓下,

通過領導兒子介紹,貸了一萬一千元高利貸,

年後,一家三口立即趕赴香港,

這次,歷經「坎坷」的楊麗娟終於見到了心心念念的「愛人」。




在「華仔天地」舉行的「慶祝會員生日派對」上,

楊麗娟不僅看到了劉德華的現場演出,還和他合了照。

可劉德華並沒有和她所想的那樣一見鍾情,娶她為妻。

楊麗娟固執的認為是主辦方給予她的時間太少。

她在會場不依不饒不想離開,

她認為只要劉德華聽到她的心裡話,就一定會愛上她。




得知女兒並未如願向偶像道出心聲,

悲憤難忍的楊勤冀當晚便留下整整七頁的遺言,跳海自盡。

通過這份手稿人們才驚訝的發現,

在此期間,陶菊英患上了貧血心臟病,賣房那段時間他便有了輕生的想法。



在遺言中,楊勤冀把所有罪過都怪在了劉德華身上:

劉德華,你以為你是誰?你很自私、很虛偽,你不敢承認現實和事實,非常可悲。我的孩子楊麗娟為能見你一面,做出驚天動地的犧牲,已付出13年的青春代價,走過13年血淚之路,幾乎把命都搭上了。父母為孩子實現見你這末個小小願望,已經傾其所有、債台高築。此時央視等媒體報導已一年,你還沒動靜,你算人嗎?


一瞬間,全香港震動,

劉德華的事業一蹶不振。

很多人責罵劉德華狠心,見一面又能怎樣。

更有人罵他是殺人兇手,要「償命」。

楊麗娟更聲稱要完成父親的遺願再見一次他。




幾天後,楊麗娟和母親再一次現身劉德華所住的別墅。

由於不知道門牌號,

楊母便挨家挨戶敲門,逐家逐戶詢問,

直到敲上吳君如家的門,都未找到劉德華的家,

由於行動不便,楊母還險些被一輛房車撞傷。




只是,這些看似「痴情」的行為都是徒勞,

母女二人經過一番爭執後,楊麗娟一氣之下獨自離開,

最終經過警方調解,兩人才和好如初。




劉德華在沉默了兩天後召開記者會,

他直言有了心理疾病正在問醫。

此次事件對他造成了很大的傷害,

他發誓此生不再見楊麗娟。


父親的死和劉德華的態度終於打醒了這個沉浸在幻想中的女孩,

她將這一切怪在了劉德華身上,


昔日的「愛人」變成「仇人」。

她瘋狂向記者控訴明星的自私與冷漠:如果他早點見自己,就不會變成這幅局面。

她本想劉德華告上法庭,要求賠償自己100萬元,

但最後無疾而終。


可她不知道的是,劉德華匿名為楊父償還了生前欠下的高利貸。

悲憤之下的楊麗娟只能回蘭州老家。

這場做了13年的夢終於醒了。



失去了親人的楊麗華,和母親相依為命。

生活似乎回歸了平淡。

再一次見到她是2014年的《東方直播室》。

電視上她似乎已經恢復了冷靜,用自己的經歷告誡大家不要為追星失去自我。

她深深地彎下腰向過去的自己告別,

也是為持續數年肆意妄為的行為而懺悔。

只是,這場悔恨來得太晚了。



如今,44歲的楊麗娟是一名超市導購員,一月只有2000多元的收入。


她和母親租住在郊區一室一廳的廉租房裡,一年租金不到1000元。

在她家裡的水泥地上,只有一張茶几、一個沙發、一張床。

她從不上網,沒有男友,對於目前的生活十分滿足。

唯一期許就是媽媽能夠健康快樂。



如果當初的她能夠早點醒悟,父親楊勤冀能不過度順從女兒。

也許這個女孩會有一個令人艷羨的生活,是父母為之驕傲的對象。

但是,沒有如果。


楊麗娟的經歷在使我們惋惜的同時,也給我們敲響了警鐘。

盲目追星最終只會耽誤自己,

過度溺愛最終只會毀了孩子。

相比於距離遙遠的偶像,不妨把眼光放在身邊的人。

不要等事情發展到無可挽回的地步才後悔。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