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無子!花36年捧紅丈夫「卻屢遭出軌」  63歲不再偏袒「轉身離開」今年71歲活成一束光

在香港影視界,施南生是人人尊重的「大姐」,她有很多讓人羨慕的身份,可她最得意的,卻是「徐克的女人」這個稱呼。施南生和徐克曾是讓人羨慕的一對神仙眷侶,可施南生的痴情和徐克的花心,註定他們的愛情會以悲劇收場。

得到別人的讚揚很容易,但得到諸多「特立獨行名人」發自內心的崇拜,就很不一般了。

號稱「絕情師太」的亦舒,把她當作小說的女主原型,十年如一日的在專欄里誇她:

「有型、聰明、有魄力,表達能力太好,幽默感豐富。」

女神林青霞贊她:

「她是我心裡邊最靚最靚的女人,外在已經很漂亮了,內在比外在還要漂亮很多。」

美人王祖賢愛她:

「在我心裡,施南生是最美的,做任何事情都很熱情、認真,而且事業心也很強。」


Advertisements

她,就是香港女製片人施南生。

一位一輩子「不穿內衣」,自由自在的女神。

我們很難想像,在紛繁複雜的娛樂圈,一個女人是怎麼在男人世界里殺出一條「血路」,並始終活出自己,過得自由自由。

她,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憑才華,

她在男人的世界,過得瀟灑自在

如今71歲的施南生,一生獲獎無數。

美國權威雜誌《綜藝》公開評論:「施南生是五十位最具影響力的電影人之一。」

柏林電影節還專門給她頒發了終生成就獎。

她是首位獲此獎的女製片人。


Advertisements

雖然成績斐然,但很少人知道,她其實是被「強行」拉入電影行業的。

彼時,她是導演徐克的女朋友,自由、隨性,在公關公司做得如魚得水。

因為漂亮能幹,又懂幾門外語,幫TVB舉辦過環球小姐選美活動,TVB一直很想簽約她做主持人。但她覺得受約束不自在,就隨性做著外援。

沒想到此等人才,一眼被徐克的朋友黃百鳴看中了。

於是,就這樣有了「新藝城」。

香港演藝圈曾流傳這樣一句話:「十年神話新藝城,七怪合力戰群雄」。

七怪,是指施南生和徐克、曾志偉、黃百鳴等六位男導演。


Advertisements

七怪組合分工明確,六個大男人醉心搞創作。

唯一的女性,被稱為「大家姐」,一手負責日常行政、製片、發行、宣傳等一系列工作。

在施南生的布局下,新藝城不到兩年時間,就打敗了當時稱霸影壇的邵氏和嘉禾公司;

十年內,更創造了《倩女幽魂》系列、《笑傲江湖》系列等影視神話。


Advertisements

施南生的厲害,世人皆知:

「什麼片能賣出價錢,什麼角色戲碼既能討大眾喜歡,又被院線老闆青睞,她最清楚。」

能在事業上取得如此成就,人們都覺得施南生一定積攢了很多血淚經驗。

但施南生自己不覺得,她有著身處任何環境,都能自如應對的強大能力。

她分享自己的成功經驗:

「做工作有兩點最關鍵,第一是你喜歡的,第二是你有能力做到的。

我的成功秘訣,就是每天做到這兩點,一不小心就幹了三十幾年。」

彼時的香港電影圈,沒有人比施南生更閃耀,也沒有人會稱呼她為某某妻子,而是叫她的大名,說她是製片界的「武則天」。

施南生靠著自己的才華與努力,在男人主導的時代里,不僅打響了名聲,還始終活得自在快樂。


Advertisements


憑清醒,

她在愛情和婚姻,活出真的自己

只做自己喜歡的事,一直是施南生的行事準則。

倪匡曾問她:「會不會和男人一樣,就要爽快,愛就愛,不愛就不愛?」

施南生回:「我做什麼都是這樣的。」

施南生對待愛情也是如此。

她愛徐克。

金庸評價她:「南生是百分百的痴情女子,將自己奉獻給她心中的才子,她崇拜他、保護他,把他當老爺一樣服侍,她最高興的事就是讓徐克高興。」


Advertisements

施南生平時稱呼徐克為「老爺」,也把他當成「老爺」。

徐克視拍戲拚命,她就拼盡全力為他保駕護航;

徐克不計成本,她千萬百計籌資;

徐克要去雪山取景,她隻身一人去跟當地黑社會談判;

徐克要去深海拍戲,她安排全員學習潛水……

正是因為有了施南生的存在,才成就了徐克的諸多封神電影。

但在外人看來,施南生的為愛付出是不值得的。

兩人戀愛18年,結婚18年,徐克始終都與別的女人牽牽扯扯、曖昧不清。

但,施南生始終體面應對。

記者採訪,她淡定回應:「我知的,都是事實,我不知的,就不知了。」

兩人離婚,徐克被拍到牽手年輕姑娘,施南生也很清醒:

「這是我們兩個人之間的事,和第三個人沒有關係。」

關於兩人離婚的原因,外界也是眾說紛紜,有人稱因為施南生無法忍受第三者,還有人稱是因為兩人結婚多年膝下無子。

Advertisements

很多人替施南生委屈,覺得徐克的軍功章有她一半,怎麼能臨了被別人截胡?

但施南生不介意,甚至冷靜分析徐克的多情:

「徐克是個藝術家,他需要火花,如果有一天有女人可以帶給他靈感,我會為他開心。」


離婚後,兩人的事業依舊在一起,並且互相成就。

獲得終生成就獎那次,施南生把感謝全給了「前夫和搭檔」:

「感謝徐克,因為他從來沒真正明白過我在說什麼,我說『我們沒有更多預算了』,他聽不懂;我說『我們這樣的拍法是完不成這部電影的』,他也不明白。

正因為他永遠『聽不懂』我的話,才迫使我成為了比我自己預想中更出色的製片人。」

從熾熱戀愛到攜手婚姻,再到離婚分開,兩人的事業始終綁在一起。

對於彼此的關係,施南生直言:「曾經我們是合作夥伴、好朋友、愛人,現在我們是手足。」

徐克更多次公開表示:「除父母以外,施南生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人。」


從世俗的角度看,他們的愛情,有點痴心女子負心漢的味道。

實際上,他們已經把愛情升華成,能讓雙方鏈接更深的親情和友情。

而這,要歸功於施南生。

媒體評價施南生是一個:「分手分得漂亮又讓人心生敬意的專業人士。」

說到底,是她活得自在。

她愛徐克:「我一生最重要的成就,是成為徐克的女人。」

但她也愛自己。

這種「愛就愛,不愛就不愛」的豁達態度,讓婚姻成為她始終「愉悅自己」的美好存在。

「我愛你,是讓我高興的事,和其他人無關,甚至和徐克都無關。」


憑懂得,

她在心的世界里,始終自由

施南生並不像外在那般堅硬,好友林青霞說她是個內心柔軟的人。

但她的心是自由的,內在就能從中獲得堅韌又強大的力量。

心如何能自由?

——因為懂得。


很多時候,我們陷在感情里左右搖擺,進退都痛,本質上是因為我們看不清問題核心,因此無法做出理智判斷。

如果凡事能看到根本,心便能自由做出選擇。

施南生就是這樣一個人。

無論愛情還是事業,她都清晰懂得:

想要保護好徐克的天分與才華,就必須犧牲部分自我,這不僅是一位好妻子的責任,更是一位優秀製片人的素養。

正是這份「清醒認知」,讓施南生從未陷在愛情的沼澤里,也從未困在工作的難題里。


因為懂得,所以慈悲。

因為了解,所以自在。

她的行為標準始終是:愛自己所愛的,做力所能及的事。

這份從不為難自己的通透準則,讓施南生始終保持自在又強大的自我。


我們都能擁有,

不被定義的人生

亦舒曾公開自己的理想狀態:「50歲的時候,理一頭短髮,再燙個漂亮的款式,穿皮鞋、白襯衣,把自己活成最瀟灑的樣子。」

這個狀態,亦舒沒能達到,71歲的施南生達到了。

許多人都說她強得不像女人,她並不介意;人們把她當成獨立女性的典範,她卻對這個頭銜表示不屑,認為在獨立的後面加上性別,就是給自己套上枷鎖。

施南生的人生,一直活得很自在,從不被世俗定義。

那麼,我們能在她的故事裡,得到什麼啟示呢?

(1) 真正認識自己

心理教授李玫瑾說:「人要學會自我反思,先真正認識自己,再決定怎樣作為。」

我們可以不斷自我審視,去理解自己的喜歡和厭惡,去覺察自己的情緒和人生容易被什麼所左右;

接著在覺察中警醒,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從而擁有自己掌控的價值體系。


(2) 建立自我認知,做獨立的人

很多人沒有自我認知,會把自己的人生價值全都寄托在和別人的情感關係上。

人活在世上,不論是男人還是女人,首先要做一個獨立的人,要自信和自尊!

可以愛別人,也可以被愛,但你就是你。

你的價值首先體現在自我獨立性上。

就像施南生一樣,不依附於他人,堅定、自在。


時尚坐標《號外》雜誌,在八十年代這樣評價施南生:

「她不是一個女人名字那麼簡單,實際上她是一種境界。」

未必我們能達到她的境界,但起碼可以知道:

原來,有一種女人可以想愛就愛,想放就放,一生肆意活得如此自在!

人生這場修羅場,是進是退,是左是右,都無關緊要;

只祝願你我能如施南生,從不會有一絲猶豫。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